您的位置 : 老哥小说网 > 资讯 > 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免费资源在线观看 最新章节4

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免费资源在线观看 最新章节4

时间:2024-03-08 14:32:10编辑:蜡笔小新

有一种小说,它像一支兴奋剂,为平淡无奇的日子注入快乐。它就是作者冬寒梅香编著的小说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。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第4章内容摘要:晚上。顾...

《相亲闪婚,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 章节介绍

有一种小说,它像一支兴奋剂,为平淡无奇的日子注入快乐。它就是作者冬寒梅香编著的小说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。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第4章内容摘要:晚上。顾墨深到家的时候,房子已经焕然一新。餐桌上挂着新买的日历,紫色的小.........

《相亲闪婚,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 第4章 在线试读

晚上。

顾墨深到家的时候,房子已经焕然一新。

餐桌上挂着新买的日历,紫色的小藤花装点着墙壁,冰箱上是可爱的数字贴,冷冰冰的茶几上放着向日葵的水果筐。

厨房里更是多了许多锅碗瓢盆。

和之前冷冰冰的黑白画风截然不同,就连墙壁上的画也换成了暖色调。

这样的布置足可见他的这位老婆十分热爱生活,顾墨深有些意外。

他走到画边看了眼署名,微微挑了挑眉。

qiao......

这是她亲手画的?

刚巧温乔端着做好的虾滑面,从厨房走了出来。

“不知道你有没有吃晚饭,随手做了点,你尝尝?”

温乔特意做了两人份的虾滑面,还烤了些榴莲蛋挞,原本打算如果顾墨深不吃的话,留着明天当早餐。

顾墨深扫了眼,q弹的大虾滑,配上小葱和骨汤熬制的汤底,难得让人生出几分食欲。

顾墨深没有拒绝。

他浅尝了口汤底,竟然出奇的还不错。

他平日吃的饭菜都是大厨精心烹制,顾家的厨师手艺也是顶尖的。

这样的面,他还是第一次吃。

温乔不动声色欣赏了片刻他优雅用餐的模样,也安静坐下吃自己的饭菜。

想到墙壁上画的署名,顾墨深不紧不慢地开口:“墙上那副画,是你画的?”

温乔点点头。

顾墨深波澜不惊的眼底掠过几分意外,随后听她解释道:“我小时候很喜欢画画,爸妈在的时候,曾经学过一段时间。”

顾墨深忽地眼前掠过那份资料,转而想起她的父母似乎在她小时候就去世了。

他的语气平静:“你画的很不错,如果喜欢的话,可以坚持下去。”

温乔愣了下:“......你还懂这些?”

顾墨深顿了顿,“开滴滴的时候听顾客聊过几句,勉强能看懂一些。”

“那也很不错。”温乔了然:“虽然滴滴辛苦,但能接触到各行各业的人。”

顾墨深没有再接话。

两人话不多,就这样安静地吃着面,顾墨深难得将一整碗面吃干净。

用完晚餐,顾墨深递给她一张卡,不以为意道:“这是我之前存的一点工资,以后家里的开销就从这里面扣吧。”

“不用......”温乔下意识拒绝,顾墨深却将卡放在桌上:“今天我也吃了你做的晚饭,我不喜欢吃软饭。”

温乔没有再推拒,认真地点点头:“你放心,我会记账,不会让你吃亏的。”

顾墨深扯了扯嘴角。

三个房间,主卧是顾墨深的,次卧是温乔的,还有一间温乔弄成了小书房。

顾墨深虽然被行业封杀,可之前温乔听顾叔说起过他也是名校毕业,开滴滴毕竟不是长久之计。

温乔总觉得顾墨深不会是开一辈子滴滴的人,有个书房,他也许总能有心上进下。

温乔的打算,她没跟顾墨深说,顾墨深没注意她的心思,眼下,他盯着这间狭小的主卧,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。

他这辈子还真没住过这么小的房间。

看着都憋的慌。

他又扫了眼温乔的次卧,眉眼里多了几分疑惑。

这个女人,住这样的房子,怎么倒一副舒服和安心的模样。

温乔没注意他的脸色,洗完碗,和顾墨深道了晚安,心满意足地钻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第二天。

温乔做了红薯玉米粥,又煮了水煮蛋和煎了牛肉饼,给顾墨深留了字条,让他醒了可以吃。

她跟学校请了两天假,处理家里的事。

今天是闺蜜陈洛小儿子鸟鸟的生日,温乔早就约好和陈洛带鸟鸟出去玩。

陈洛见了她,倒是打趣:“你这两天忙什么呢?鸟鸟都想她干妈了。”

温乔逗了逗鸟鸟,随口道:“忙着结婚,搬家。”

陈洛一口水险些喷出来,“哈?”

陈洛是温乔最好的闺蜜,温乔压根没打算瞒她,索性把这两天的事说清楚。

“滴滴车司机......”陈洛皱了下眉:“乔乔,就算你要结婚,也没必要这么委屈自己,你说他被行业封杀,那以后前途渺茫,这样会不会条件也太差了,再说你们就见了一面,就闪婚,婚姻说到底还是得互相了解,有物质基础才是真的......”

温乔笑了笑:“我觉得他挺好的,再说有学历在,以后总会好的,再不济,有那张脸,我看着也舒服不少。”

陈洛听完,转而又想到自己的婚姻,她和老公倒是相识七年,两个人条件都不差,现在还不是过得琐碎而疲惫。

为着孩子,为着家长里短,弄得满地鸡毛。

没准温乔能比她幸运,遇上个恰好合适的呢。

“也是,至少你说的长的帅,看着都开心。”想到这,陈洛一时起了兴趣:“反正他是跑滴滴的,你问问他中午有没有空,我们中午一起吃个饭呗,也让鸟鸟见见他干爹。”

温乔犹豫了下:“那我问问他。”

温乔打电话过来的时候,顾墨深正冷若冰霜地在公司发了火。

他身居高位惯了,动起怒来,一个挑眉都让人心惊胆颤。

接到温乔电话后,他眉心微动,很快平复了情绪:“喂?”

温乔把陈洛的想法跟他说完,顾墨深淡淡应下:“知道了,你们在哪个餐厅,我一会赶过去。”

温乔把陈洛定的餐厅告诉他,随后挂了电话。

几分钟后。

顾氏的高层领导和助理纷纷擦了擦冷汗,从总裁办公室走了出来,都忍不住唏嘘:

“刚刚打电话给顾总的是哪位?算是救了我们一命......”

温乔不知道顾氏的景象,她和陈洛带着鸟鸟在游乐园玩够了,便打车去了餐厅。

陈洛和温乔招呼服务员点餐,一个不注意鸟鸟拿着冰淇淋不小心撞上了来人。

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个小兔崽子,知道我这身衣服多贵吗?弄脏了你赔得起吗?眼睛瞎了吗......”

这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,温乔动了怒走过去,替鸟鸟擦干眼泪,将鸟鸟护在身后,一抬眼恰好对上杨子瞬间亮了的眼睛。

“乔乔,你怎么在这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