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老哥小说网 > 资讯 > 主角温乔顾墨深小说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免费阅读送书券

主角温乔顾墨深小说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免费阅读送书券

时间:2024-03-08 14:12:11编辑:蜡笔小新

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是一部可遇不可求的优秀作品,作者冬寒梅香笔力雄健,故事情节设置精巧,叙事收放自如,引人入胜,给读者带来畅快的阅读感受。小说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...

《相亲闪婚,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 章节介绍

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是一部可遇不可求的优秀作品,作者冬寒梅香笔力雄健,故事情节设置精巧,叙事收放自如,引人入胜,给读者带来畅快的阅读感受。小说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第6章主要内容:温乔并不知道这镯子的价值,她下意识.........

《相亲闪婚,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 第6章 在线试读

温乔并不知道这镯子的价值,她下意识看了眼顾墨深。

“爷爷的一点心意,你收下吧。”

左右这镯子价值再高,也是非卖品,他也不担心温乔把镯子卖掉。

温乔不好拂了老人家的好意,想着先收下,之后再还给顾墨深。

老爷子带了不少的果蔬家禽过来,温乔将老爷子带过来的东西整理收拾好,又打扫干净家里。

老爷子心里很满意。

照他说那些名门闺秀有什么好,一个个端着板着的,十指不沾阳春水。

温乔这个孙媳妇,他瞧着不错。

别的不说,这菜做的就很好。

等到晚上入夜,老人家摆明了一副要住下的架势。

温乔收拾主卧,对顾墨深道,“爷爷总不能住客厅,把主卧腾出来给他住吧。”

她抬眼,看了眼顾墨深,“你不如就在我的房间打个地铺?”

顾墨深黑着脸。

温乔解释,有些尴尬地解释道:“毕竟我们刚结婚,睡在一张床上并不适合,实在不行,我打地铺也可以......”

“我打。”

让一个女人打地铺,实在不够绅士。

顾墨深扫了眼她瘦弱的身体,拧着眉,一脸的不悦。

温乔松了口气,转身回去收拾被褥。

顾墨深转身走出房门,他刚踏出房间就对上老爷子别有深意的眼神。

顾墨深拧着眉,“爷爷,你不好好呆在老宅,跑来这里添什么乱,这房子一共就两个房间。”

“这不刚好,你和乔乔一个房间,我自己一个房间。”他将顾墨深扯到身边,理直气壮:“爷爷这可是帮你,你们不住一起,怎么给我生个大胖孙子。”

顾墨深不好跟老爷子明说,他和温乔算不上真正的夫妻,一时间找不出反驳的话。

温乔洗完澡后,顾墨深刚好走进次卧。

她穿着宽大的浴衣,露出白嫩如玉般的小腿,顾墨深顿了下,很快将目光飞快挪开。

温乔毫不知情,将他扯到一边,有些不好意思地将地铺指给他看:“今天就辛苦你了。”

她身上有沐浴后微凉的花茶香,很快充盈着顾墨深的感官。

顾墨深没说话,目光掠过她的锁骨与一大片白嫩的皮肤。

“你晚上就穿这点?”

温乔愣了下,解释道:“屋里有空调,我不冷。”

顾墨深抄起一旁的衬衫,递给她:“披上。”

温乔有些不明所以,顾墨深却已经转身去了浴室。

直到她吹完头发,才注意到自己的浴衣有些露。

温乔脸倏地红透。

顾墨深不会以为,自己在勾引他吧?

从浴室出来,顾老爷子还没睡下,瞥了眼洗了个冷水澡的顾墨深,悠悠地说了句:“年轻人倒是挺能忍,只是对身体可不好。”

他这个孙子,聪慧敏锐,心思也深,洁身自好惯了,身边也没见个女人。

二十几的人了,热血方刚的年纪,还跟修佛似的。

他这回倒要看看,这佛还能修到什么时候。

等顾墨深再回到房间,温乔已经睡下了。

临睡前,她换了身保守的浴衣,长袖长裤将身体遮的严严实实。

只有安静的睡颜露在外面。

满室都是她沐浴后的香味,一股莫名的燥火让顾墨深皱了皱眉。

顾墨深目光下意识落在她身上。

温乔原本就极其漂亮,睡着时,浓密的睫毛垂下,留下一小片阴影,勾的人心痒。

这女人是真的放心他,还是太单纯,明知要和一个男人共处一间房,还能这样安睡。

她的睡颜乖巧安静,却在顾墨深的身上仿佛添了把火。

他实在没什么睡意,刚想到书房处理工作,有什么轻轻扯住他的衣角,低软的呢喃与呜咽让他停下脚步。

“爸,妈,不要......”

似乎陷入梦魇,温乔的眉宇紧锁,眼睫上挂着潮湿的泪珠,睡的极不安稳。

顾墨深忽地记起,他爸说过,温乔从小父母双亡,和哥哥相依为命。

顾墨深顿住步伐,刚想叫醒她,温乔却已经缓缓睁开眼,从睡梦中惊醒。

看着床前的顾墨深,温乔擦干眼泪:“顾先生,抱歉,是不是影响到你休息了。”

“不会。”顾墨深淡淡收回目光,“我刚准备睡下,明天还要早起,温乔,好好睡觉。”

他的声音低沉磁性,莫名多了许多安抚的意味。

温乔愣了下,点点头:“那顾先生,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边传来顾墨深舒缓的呼吸声,温乔少有的睡的很踏实。

第二天,早餐是顾老爷子买回来的。

见顾墨深晨跑回来,顾老爷子故意没安好心,贼溜溜地问:“墨深,昨晚和乔乔睡的怎么样?”

顾墨深不咸不淡地回了句:“还行。”

顾老爷子有些惊讶,打量着孙子一圈,心里琢磨着这事到底成还是没成。

这时,温乔走了出来。

顾老爷子的目光瞬间转向温乔,随后对着顾墨深吹胡子瞪眼地冷哼一声。

这不中用的臭小子!

他朝温乔招了招手,道:“乔乔,来吃早餐。爷爷看你昨天很爱那道糖醋排骨,猜你喜欢吃甜的,特意给你买了甜牛奶和糯米紫薯卷。”

温乔怔了怔,心里涌出一股暖流。

她确实喜欢甜的,只是没想到顾老爷子居然会特地注意她的喜好。

“谢谢爷爷。”

顾老爷子越看温乔越顺眼,一旁的顾墨深却扫了眼他,淡淡地问了句:“爷爷,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?”

顾老爷子有些不高兴,哼了声:“怎么,这就想赶我走,嫌弃我?”

顾墨深似笑非笑地挑挑眉:“我奶奶还需要你照顾,再说跑滴滴赚点钱不容易,您是不是也体谅体谅我?”

顾老爷子一口豆浆差点没喷出来。

这臭小子入戏倒是深!

还是温乔不明就里,咬着唇扯了扯顾墨深的衣袖,犹豫道:“要不爷爷再多住一段时间,他在乡下种地不容易,难得歇一段时间。”

顾墨深没再多说。

顾老爷子瞬间舒心了。

还是孙媳妇懂事。

眼见老爷子与温乔相谈甚欢,顾墨深漫不经心地用着早餐。

温乔目光掠过他优雅的动作,忍不住感慨了下人类的参差。

她的这位便宜老公虽然是个跑滴滴的,可看上去和电视上那些豪门有的一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