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老哥小说网 > 资讯 > 温乔顾墨深小说免费阅读 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最新章节目录

温乔顾墨深小说免费阅读 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最新章节目录

时间:2024-03-08 14:02:10编辑:蜡笔小新

有人说,作者冬寒梅香的这本小说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,就是一杯香茗,令人欣然忘忧。该小说风格温馨,有笑有泪,不套路,过了再久也还是神作,经得起时间的考验。(第8章)...

《相亲闪婚,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 章节介绍

有人说,作者冬寒梅香的这本小说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,就是一杯香茗,令人欣然忘忧。该小说风格温馨,有笑有泪,不套路,过了再久也还是神作,经得起时间的考验。(第8章)内容介绍:“我明明看见那个女人自己撞过来,再说,监控怎么会这么巧.........

《相亲闪婚,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 第8章 在线试读

“我明明看见那个女人自己撞过来,再说,监控怎么会这么巧失效?”

温乔拧着眉,眉眼里透着几分担忧与不安。

顾墨深却神色淡定,他给助理发了条短信,让助理将律师带过来,顺便和警局的人打声招呼。

随后,看向温乔:“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

顾墨深被带去录口供,温乔在外面等待,这时,警局却出现了位不速之客。

杨子跟在警察身后走了进来,看向温乔,阴阳怪气道:“温乔,看来你和你老公遇到了不小的麻烦。”

温乔瞬间明白过来,脸色变冷:“是你搞的鬼?”

杨子承包过一些小工程,和警局的人认识并不意外,只是温乔没想到,杨子会这么快就算计上顾墨深。

杨子没否认,勾着唇恶毒道:“明明是你这个小白脸老公是个跑滴滴的,故意撞了人,还让人受伤,出了这种事,我看你老公恐怕要好好想想,换个工作,滴滴跑不了,我看不如去捡捡垃圾,扫扫大马路。”

他逼近温乔,目光掠过温乔白嫩的肌肤,唇角勾了勾:“当然我也不是不能不帮你,只要你愿意......”

温乔双眸冰冷,她真是被杨子恶心透了,冷声吐出句:“滚远点,我就算替顾墨深守寡,都不会看上你这种人!”

杨子脸色一变,随即又恢复正常,眼底满是阴狠与算计。

哼!

等那个跑滴滴的进了监狱,他就不信温乔还会死心塌地地跟着他!

他转过身,跟一旁的警察称兄道弟的寒暄了片刻,殷勤道“李警官,这个顾墨深不过是个跑滴滴的,现在出了这种事,你可得严查,恶意伤人可不是小事!”

警察目光一闪,冷哼道:“你放心,这种事我们一定会严查!在事情没有查清楚前,不会放任他离开!”

监控毁了,验伤报告在那,就算顾墨深再怎么狡辩也没用!

“现在只是调查阶段,恐怕你没那么大权利。”一旁的顾墨深不紧不慢地开口:“我已经联系了律师,等他到了,自会和你们交涉。”

“律师?”杨子忍不住阴阳怪气地笑了笑:“你一个跑滴滴的知道律所在哪吗?”

他刚说完,一道人影走了进来。

“抱歉,顾先生,我来晚了。”男人推了推眼镜,走到几人面前:“这些是证实我当事人与此事无关的相关材料。”

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,杨子瞬间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。

季砚......南城的金牌律师,手里的案子大多是上亿的官司!

怎么可能替顾墨深打官司。

季砚也忍不住扯了扯嘴角,他也觉得荒谬不已。

他的老板,顾氏的总裁居然被一个大妈碰瓷,控诉恶意伤人。

上亿的官司不去打,他居然要来解决这种小事!

杨子陷入震惊中,温乔也怔了怔。

她虽然不了解律界,可季砚她还是在普法栏目中见过的......

顾墨深怎么会请来季砚解决这件事,她压下心里的疑惑,只见已经将材料递给了姗姗来迟的沈局长。

“这是伤情的再次鉴定,那位女士身上的伤是之前刻意伪造的,车损鉴定报告的痕迹也足以显示顾先生并没有恶意伤人的企图。”

沈局长接过报告,心惊胆颤地扫了眼顾墨深,顿时两道冷汗就要落下来。

这位可是顾家的掌权人!

南城的大半税收都来源于顾氏,更何况,顾氏做过的慈善数不胜数。

富贵滔天的顾氏怎么可能恶意伤人,还抵死不认!

“这件事是我们局里没有处理好,让顾先生受了委屈,我一定好好教育他们。”

季砚微微一笑:“那顾先生和温小姐可以离开了吗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温乔这才松了口气。

等温乔一干人离开,杨子咬咬牙,有些不甘心地凑到沈局长的身边:“沈局,这些所谓的证据根本没有证实,就这么放他们离开,不合适吧?”

沈局长气乐了,杨子和他也算有点交情,可这回却险些坑死他。

沈局长冷笑道:

“你知道顾墨深是谁吗?你就算想作死也别拉上我们警察局!行了,这里又不是你的工地,难不成我做什么还要跟你报告!杨子,你要是没什么事,还是别影响我们办事了!”

沈局长翻脸比翻书都快。

一想到温乔明艳地脸和窈窕的身材,杨子眼底透着几分不甘与阴狠,顾墨深不过就是一个跑滴滴的,不就是因为季砚,沈局才变了脸!

顾墨深算什么东西,给他提鞋都不配!

事实上,如果杨子没有过度自傲以至于忽略沈局的话,之后也不会一次次作死......

而另一边。

温乔感激地向季砚道了谢。

季砚看着一旁顾墨深平静的神色,心惊地推辞:“温小姐,我帮顾......先生都是应该的,您不必往心里去,他支付了我应得的报酬。”

他不敢再看自家老板的脸色,忙借口离开。

想到方才季砚的话,温乔皱了皱眉,顾墨深只是个跑滴滴的,季砚是金牌律师,顾墨深又怎么可能支付的起昂贵的报酬。

顾墨深似乎猜出她的疑惑,扯了扯嘴角,解释道:“我之前的专业对他有用,他让我帮他个小忙。”

温乔哦了一声,点点头。

也是,顾墨深没被封杀前,似乎也是高材生。

然而想到被损坏的车,她的眉头皱了皱。

顾墨深的车是借朋友的,那车也不便宜,这回的损耗并不小,修理费恐怕高的吓人。

虽然季律师说会起诉那个碰瓷的女人。可赔偿费也需要等一段时间。

顾墨深手里头恐怕没什么钱......

一个念头从她脑中升起。

顾老爷子在家早就知道发生的事,心里却并不担忧。

孙子向来高高在上,这回好容易受点委屈也不错。

吃饭的时候,他心情不错,笑眯眯地调侃顾墨深:“警察局的空气不错?”

顾墨深黑着脸,却没吭声。

自从成了滴滴司机后,他住着这弹丸大点的房子,老爷子来了以后,甚至还要打地铺,吃穿更是不如从前。

这回,还被人坑进了警察局。

算得上,事事不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