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老哥小说网 > 资讯 > 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最好看章节:第9章

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最好看章节:第9章

时间:2024-03-08 13:52:09编辑:蜡笔小新

有一种小说主角,她笑时你跟着她笑,她哭时你又跟着她哭,完全不能自己。这部小说是冬寒梅香的小说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,主角是温乔顾墨深。第9章内容介绍:他正想着,温乔...

《相亲闪婚,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 章节介绍

有一种小说主角,她笑时你跟着她笑,她哭时你又跟着她哭,完全不能自己。这部小说是冬寒梅香的小说《相亲闪婚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,主角是温乔顾墨深。第9章内容介绍:他正想着,温乔端着菜走出来。顾墨深一抬头,就见做好的鱼香肉丝被放在他面前。他夹.........

《相亲闪婚,禁欲老公竟是豪门继承人》 第9章 在线试读

他正想着,温乔端着菜走出来。

顾墨深一抬头,就见做好的鱼香肉丝被放在他面前。

他夹了一筷子,心里舒畅了不少。

还不错......至少温乔的手艺还可以。

吃完饭,温乔将一张卡放到顾墨深面前。

“修车应该不便宜,这里面有十二万,你先拿去修车吧。”

这十二万是她自己攒的钱和哥哥给的嫁妆钱。

温乔也没多想,只是顾墨深毕竟算是遇到困难,这事还是因为她引起。

她心里或多或少,有些内疚。

顾墨深既然缺钱,她手里的钱也不急用,不如先给顾墨深。

顾墨深抬眸,对上女人清澈,不掺一丝杂质的双眸,微微顿住。

十二万对顾墨深来说,恐怕连个纽扣都够不上,可他知道温乔的条件,要拿出十二万并不容易,他下意识想拒绝,可又找不到拒绝的借口。

片刻后,他略略思索,提笔写下一份借条,递给温乔道:“这钱是我跟你借的,等以后我有了钱再还给你。”

温乔愣了下,笑着将借条收下,“好,等你赚够了,再还我。”

等温乔离开,顾老爷子似笑非笑地看向顾墨深:“这钱收的不好过吧?这就是夫妻,至亲至疏,当然世界上不是所有女人都能像乔乔这样。”

顾墨深没吭声。

他一直没把这桩婚姻当回事,偶尔出于男人的绅士,会出手帮助自己的这位小妻子,可更多的时候冷眼观察着温乔。

直到这一刻,他总觉得有什么渐渐变得不一样。

恰巧这时,助理打了电话过来。

顾墨深微微皱眉,回了书房接下电话。

助理是来找顾墨深,问起投资案的事。

过几天,城西有个投资商会,顾氏作为南城首富,自然会出席。

顾墨深大致交代了两句,他忽地想起什么,微微眯起眼:“你去帮我查个人,之前泰成街道路修整的负责人杨子,把他的资料发给我。”

他这个人,向来斤斤计较。

杨子这种货色,不显眼却很可恶。

顾墨深准备给他找些麻烦,以免蹦哒的太欢。

助理听得一头雾水。

他们顾氏连别墅高楼的项目都不放在眼里,这个小项目的负责人又是哪路神仙?!

他不敢多问,恭敬性是。

挂了电话,等处理完公事,他才回了房间。

他一抬头,就瞥见温乔正拿着药水往胳膊上涂抹着药水。

为了涂药,她穿了露背的吊带,圆润的肩膀与完美的线条在灯光下更加动人。

唯独从胳膊到肩脊处,一大片的青紫有些意外的扎眼。

温乔咬着唇,忍着疼痛,轻轻将药水推开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顾墨深的目光落在她的伤口,眸光晦暗。

见他进来,温乔忽略掉心里的不适,解释道:

“今天被那个大妈不小心拽住,没想到一回来变成这样。”

顾墨深眉头拧了拧:“很疼?”

温乔怔了怔:“还好。”

她的伤口更多在肩脊处,看上去颇有些触目惊心,偏偏她探出指尖试了好几次都够不到。

就在她准备放弃时,耳边响起男人清冷平静的嗓音:“我来。”

顾墨深接过她手中的药水,温热的指腹抹上药水顺着她的肌肤轻轻拨动。

有些痒。

更多的却是莫名的燥热。

温乔忍不住脸红,心里像是被细弱的羽毛拨动。

她的皮肤白嫩柔软,顾墨深涂抹了一会,他的喉咙微微滚动,眸色暗了暗。

气氛变得暧昧,不知过了多久。

“好了。”

顾墨深的嗓子有些暗哑,温乔莫名不安,她将药水飞快地放好,磕磕巴巴地跟他道了晚安。

想到方才的触感,顾墨深扫了眼藏进被窝里的女人,“要是明天还疼,记得跟我说。”

温乔微微愣了下。

父母离世后,她性格渐渐变得孤僻,哥哥又是男孩,到底没那么心细,从小磕了碰了的早就习惯了,以至于她现在对疼痛几乎有了免疫力。

很少有人关心她疼不疼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温乔心里生出几分异样,垂下眸低声应道。

隔天是周六。

温乔没课,本想陪顾老爷子出去逛逛,可偏偏老爷子最近在小区混的风生水起,约了人下棋。

温乔乐的清闲,想起之前有人找自己约稿,登了微博账号,刚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单子,闺蜜的电话就打了进来。

她的声音都在发颤,像是极度悲凉与绝望交织在一起:“乔乔......你能来一趟金雅居吗?”

意识到可能出了什么事,温乔心里咯噔一下,“我马上过去。”

金雅居是陈洛和丈夫谢晟婚后买下的房子,平时谢晟工作忙,很少回金雅居,而是在公司买了房子。

后来陈洛为了照顾丈夫,也干脆搬到了公司附近的房子里,金雅居倒成了闲置。

温乔赶过去的时候,金雅居已经一片凌乱,陈洛坐在床上,死死攥着一件粉红色内衣,眼眶发红,整个人浑浑噩噩的。

温乔走到她身边,环顾了一圈,低声问:“鸟鸟呢?”

“送到外婆家了。”

温乔看着她手中明显不属于陈洛的内衣,犹豫着开口:“谢晟他......”

“他出轨了。”陈洛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,唯独沙哑的声线掩盖不住她内心的痛苦:“说起来也是可笑,这段时间,他一直对我不冷不热的,我们话越来越少,我总以为大概这就是七年之痒,慢慢总会过去,直到今天为了给他找领带,我特意回了金雅居,就发现他和那个女人躺在这张床上......”

温乔默默无声,只轻抚着陈洛的后背。

陈洛的眼泪最终还是绷不住,掉了下来:“乔乔,我和他在一起快七年了,我们谈过最甜的恋爱,举行过盛大的婚礼,在上帝面前宣誓,也有了孩子,他为什么会和别的女人上床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