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老哥小说网 > 资讯 > 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最好看章节:第1章

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最好看章节:第1章

时间:2024-03-08 13:32:10编辑:蜡笔小新

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的作者是有猫十一,他不拘一格,别出心裁,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的每个章节都有精彩的看点,让人流连忘返。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第1章介绍:“来人啊!快,快把她放下来!”...

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 章节介绍

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的作者是有猫十一,他不拘一格,别出心裁,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的每个章节都有精彩的看点,让人流连忘返。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第1章介绍:“来人啊!快,快把她放下来!”“好像没、没气儿了......”“你害死了我后娘,我跟你拼了!”.........

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 第1章 在线试读

“来人啊!快,快把她放下来!”

“好像没、没气儿了......”

“你害死了我后娘,我跟你拼了!”

这谁在吵架?

任芸缓缓睁开眼,迷迷糊糊看见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跪在她身旁哭,鼻涕眼泪糊了一脸,一条可疑液体垂下来,似乎下一秒就要滴到自己脸上。

任芸一惊,连忙把头往旁边挪了挪。

小伙子显然愣了一下,下一刻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,激动地冲着她喊道:“你没死啊娘!”

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和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少年也奔了过来,“扑通”一声跪到她跟前,扬了她一脸灰后,齐齐喊道:“娘!”

任芸又惊了一下,好好一群小孩子,眼睛怎么就都瞎了?

她今年才二十八岁,单身贵族一只,哪来的这么大的儿!

就在这时,任芸额头陡然一疼,一些陌生的记忆一瞬间灌入她的脑海中。

他娘的,她居然穿越了。

在她的大型超市开业的第一天,为了救人而牺牲,穿到了一个跟她同名同姓的古代寡妇身上!

这个寡妇还是个后娘,有四个继子,眼前的这三个便是原身的大儿子、三儿子和大儿媳。

而且大儿子和儿媳貌似还生了个娃,也就是说,她不仅是婆婆级人物,还荣当了奶奶!

她任芸,还没奔到三十,就已经当了人家阿奶!

任芸感觉自己要晕。

院子外围了一圈的村民,正在七嘴八舌地看热闹。

“没想到这林家后娘这么狠,方才我看见她舌头都吊得吐出来了!”

“可不是,为了讹钱,命都差点没了。”

“这两个月都讹了几户了?回头都跟家里人提个醒,以后离这婆娘远点。”

任芸听得头更疼,挣扎着准备爬起来,却发觉身体异常笨拙和沉重。

视线落在那只圆鼓鼓的手上,哦对,原身不仅是个寡妇后娘,还是个胖胖的寡妇后娘,估摸着一百五十斤以上......

任芸在心里默默咽下一口血。

俩儿子见后娘要起身,连忙七手八脚地去扶。

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形单薄力气小,还是因为姿势不对,俩小伙子愣是没扶得起来,甚至各跌了个屁股蹲儿。

周围传来一阵哄笑。

任芸:......就特么很尴尬。

就在任芸满脸生无可恋的时候,一旁的大儿媳杨大桃推开二人,上前一把叉住婆婆的胳肢窝。

也没见多使劲儿,就把她给叉起来了。

这儿媳可以,比儿子顶用。

这时大儿子林善言伸手过来扶住,小心翼翼地用眼神询问任芸。

——娘,还继续不,接下来咱咋整?

整啥?任芸有点懵逼,须臾才反应过来啥情况。

这是怎么个事儿呢?

原身这个人,体胖心不宽,不仅好吃懒做,在村子里也是出了名的泼辣货,蛮横不好惹。

最无语的,她还惯会碰瓷讹人,不仅自己到处碰瓷,还经常拉着一家子上门讹钱。

今日也是村里的孙无赖犯抽,不知怎么滴就出言调戏了原身几句。

原身二话不出,扭头就带家里人冲进了孙无赖家里。

一哭二闹三上吊。

往常原身只要使出前两样也就得手了,偏偏今日遇上的孙无赖是个硬石头,死活就不肯松口。

泼皮对上无赖,两不相让。

于是原身就使出了终极杀手锏,上吊。

然后一不小心,真把自己给吊死了......

这边任芸还没下达指示,那边三儿子林善举却已经跳了出去。

冲着孙无赖嚷嚷道:“我娘这脖子伤成这样,今天你要是不把医药费赔出来,我们跟你没完!”

孙无赖黑着脸,实在不想再纠扯,从兜里掏出十几枚铜钱,狠狠扔在地上,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。

“就当老子喂了狗!总共就这么多,爱要不要!”

围观的村民啧啧称奇,没想到孙无赖这小子也有栽跟头的时候。

真的是软的怕硬的,硬的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命的。

而林家这个后娘,就是不要命的那个。

十几枚铜钱散落一地,明明满是泥垢已经失去了铜的光泽,却个个莫名的刺人眼。

林家兄弟二人弯下腰,默不作声地开始捡起地上的铜钱。

有几枚铜钱滚到了一直蜷缩在角落的老人的脚边。

林善举抬头看了一眼,那是跟孙无赖相依为命的痴傻老娘,此刻正一脸惊恐地看着他。

少年清透的眸光沉了沉,他转过身,没去捡老人脚边的那几枚铜钱。

林善言亦是心照不宣地忽略了那边。

任芸其实也注意到了兄弟二人的小动作,却没有理会。

这孙无赖家看着就很穷,按她的想法这钱她一文钱都不想要,但原身都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了,她根本不好开口说不要。

围观的众人见事情了结,便纷纷散了去。

“快点滚出去!别再他娘的给老子找晦气!”

杨大桃扛起了任芸,三人顶着孙无赖的叫骂,面不改色地出了门。

没错,任芸是被扛走的。

猪怎么被扛的,她就是怎么被扛的。

等被扛到家落地后,她更是傻眼了。

眼前的是个泥土屋,一共三间房,东边那间是自己的房间,西边那间是大儿子、儿媳和小奶娃住,至于剩下的三兄弟,就只能在中间的堂屋打地铺。

屋外一侧搭了个草棚子,当作厨房,里面垒了个灶台,灶上是一口豁了口的旧陶锅,隐隐有开裂的迹象。

任芸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屋里一瞧,好家伙,泥土墙开裂,茅草顶漏风,四下一扫,连一样家具都没得!

她方才还以为孙无赖家的泥土房是顶穷的了,但此刻一相比较,好歹人家看着不像危房,该有的家具虽然破旧了点,也是有的。

没想到,自家才是穷得只剩四面墙了,真·家徒四壁。

想她任芸前世孤女一个,废寝忘食地奋斗了十余年,成为了同龄人仰望的存在。

没想到一朝回到解放前,变成了特困户中的特困户。

任芸一激动之下,就想晕倒,杨大桃吓了一跳,连忙扶着她进东屋躺下。

屋里架了一块厚木板,上面铺了一层茅草,再盖了一块灰黄的麻布,便是她的床了。

任芸望着漏风的屋顶,一个人冷静了许久,她狠狠地回想了一下,这个家怎么就这么穷呢?

是了,那个死鬼丈夫是病死的,医药费耗空了所有的家底,再加上去年遇上了荒年,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出去换粮食了......

“咕噜~”

肚子响了,任芸感觉胃部传来一阵灼烧感,这是饿了。

头晕脚软地爬起身来,眼前一黑,差点一个跟头栽在地上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