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老哥小说网 > 资讯 > 主角是任芸林善言的小说 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全篇免费无需书豆

主角是任芸林善言的小说 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全篇免费无需书豆

时间:2024-03-08 13:02:10编辑:蜡笔小新

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是目前在校园非常盛行的一部小说,该小说由作者有猫十一编著,主角分别是任芸林善言,备受学生一族的喜爱!小说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第6章主要内容:在任芸郑重介绍这东西...

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 章节介绍

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是目前在校园非常盛行的一部小说,该小说由作者有猫十一编著,主角分别是任芸林善言,备受学生一族的喜爱!小说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第6章主要内容:在任芸郑重介绍这东西叫人参后,兄弟几个反应也不是很大。哦,估计是野胡萝卜的一种,看着.........

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 第6章 在线试读

在任芸郑重介绍这东西叫人参后,兄弟几个反应也不是很大。

哦,估计是野胡萝卜的一种,看着就像。

考虑到三兄弟极为有限的阅历,任芸又简单做了一下科普。

“是一种名贵药材,能补元气,可以卖钱。”

听到可以卖钱后,林善举眼睛顿时亮了,四下一通看::“娘,这东西的叶子长啥样?我们也去找找。”

林善言也连连点头:“对对,我们多挖几根。”

任芸:“......”

她哪知道叶子长啥样,超市里的人参也不带叶子啊。

小朋友你真当这玩意儿是大萝卜遍地都是啊?

任芸学着原身,给了一个冷眼:“这东西罕见得很,可遇而不可求,能得上这么一株已经是老天保佑了。”

见这俩人眼睛依旧放光,显然没有放弃,任芸只能冷冷道:“我刚刚随手扔了,这东西的叶子不打眼,但是上面结了红色的小果子,成伞状。”

兄弟二人野心勃勃分头找人参去了,任芸带着林善止在附近挖野菜。

说是她带着林善止,其实是她跟着林善止挖。

无他,因为她根本就认不得几根野菜。

她前世只认识荠菜,还是因为喜欢吃荠菜饺子,而好吃懒做的原身,也就比她多认识两样。

林善止还认识七八样呢!

“是草,不能吃。”

在林善止第n次用毫无起伏的声音,提醒她挖错之后,任芸抹了一把老脸,扶着酸疼的老腰,放弃不干了。

反正她这后娘的人设就是懒,不干活,没毛病。

“瞧见什么了?”

见林善止忽然仰着头一动不动的,任芸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林善止虽然瘦得脱了相,但那双眼睛极是好看,此刻长睫一眨不眨,好半天讷讷道:“鸟窝窝......”

任芸一听,连忙拖着笨重的身体奔过去,伸着脖子看了半天,才隐约看到了一个鸟窝。

想着里面可能有鸟蛋,任芸喜不自禁。

她前世喜食鸡蛋,煎煮炒蒸,每天换着花样吃。但如今手头经费实在紧张,空间里的鸡蛋她都没舍得买一个,早就馋这一口了。

她忍不住摸了摸林善止的脑袋,笑着夸道:“善止真是厉害呀......”

夸完才反应过来人设崩了,忙去看林善止的反应。

林善止依旧呆呆地望着鸟窝,连个眼神都不曾给她。

任芸不觉松了口气,还好孩子傻了点,不然她还真不知道怎么收场。

林善止就这么守着这棵有鸟窝的树,任芸则在附近转了转,翻开一截朽木时发现了一丛木耳,便再没了其他收获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两兄弟垂头丧气地回来了。

人参当然是没有找到的,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收获,倒是挖到了几根小竹笋。

听到树上有鸟窝,林善举二话不说,撸起袖子就窜上了树。

等他下来时,任芸伸头一瞧,只有四个,不多,但聊胜于无。

四人带着各自的收获下了山,刚到家门口,便听到院子里传来说话声。

“家里菜也不多,只能给你们匀了这一把。”

“还有这几个窝头,你赶紧藏起来,找机会跟那几个小子偷摸分了,好歹垫垫肚子。”

“这阵子再撑一撑,回头等收了麦子,奶再想办法给你们送粮来,啊。”

那人说着话,便退到了院门口,正好撞见了门外的几人。

任芸一瞧,认出来了,是老林家的老太太,也就是这几个继子的亲祖母,自己的婆婆。

他们这一房,是林家三房。当年两家论婚嫁时,任家坚持要求先分家,于是三房便单独分了出来。

对于这一点,任芸还是庆幸的,不然她还得要侍奉公婆,哪有自己关起门来过小日子舒坦。

林老太瞧见任芸,表情整个都僵了僵,显然没料到他们这会儿会回来了。

任芸原以为林老太会跟几个孙子打个招呼,没想到老太太立马转身就跑,一阵风似的溜走了,就跟后面有鬼追似的。

任芸:......原身是多么彪悍的存在。

“娘......”

杨大桃也没想到正好会被婆婆撞见,当即惊出了一身冷汗,要是被婆婆误以为他们要背着她偷吃......

她都不敢想,拿着东西的手都在抖。

“这、这些,奶给的。”

没想到婆婆只是没什么表情地点点头:“嗯,那就收着吧。”

任芸对那几个看着又硬又黑的窝头可没兴趣,他们吃得下就吃吧,这应该是老两口自己嘴里面省下来的口粮,别浪费了老人家的心意。

倒是这把鸡毛菜挺新鲜,待会儿可以煮了。

见任芸是真的没在意,杨大桃包括林家兄弟提着的心都缓缓放了下来,默默地各自干活去了。

老林家。

林老太一溜烟地跑回家时,两个儿媳正在院子里忙活。

大儿媳徐氏瞧了一眼老太太来的方向,没吱声,低下头继续缝补手中的衣裳。

“呵!这是又跑三房送吃食去了吧?”二儿媳严氏把手中的活计一摔,脸顿时垮了下来。

见徐氏埋头不搭理自己,又嚷嚷起来。

“家里都没几口吃的了,还尽想着去贴补那边!这边俩孙子都勤等着饿死是不是!”

徐氏嘴角扯了扯,淡淡道:“老太太自己嘴里省下来的口粮,爱给谁给谁。”

三房俩小子吃的跟大人一样多,而自家闺女只能分一半不到,饿死谁也饿不死三房的人。

徐氏说完便进了屋,留了严氏一人在院子里骂骂咧咧。

这边屋里,林老太将偷送窝头被老三媳妇撞见的事告诉了林老汉,老两口揣着手齐齐叹气,愁肠满肚。

到了将近申时(下午4点)时,任芸开始忙活煮饭。

家里没什么调料,陶罐里都见了底,就一丢丢盐和猪油。

锅上熬了一锅粟米粥,看着差不多的时候,任芸将四只鸟蛋磕到碗里,搅拌均匀,然后连同切好的鸡毛菜一起倒进粥里。

稍煮片刻,加了一点盐和猪油,一锅喷香的青菜蛋花小米粥就出锅了。

嫩笋焯水切片,剩下的一丁点猪油全部挖出来倒入锅中,再放入笋片与木耳一起爆炒。等这盘菜炒完后,盐也彻底告罄。

调料实在太少了,任芸本来还想再炒点野菜的,只能作罢。等回头卖了人参,一定要把调料给补齐。

在一旁烧火打下手的杨大桃,看得目瞪口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