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老哥小说网 > 资讯 > 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全章节无弹窗版免费阅读

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全章节无弹窗版免费阅读

时间:2024-03-08 12:52:09编辑:蜡笔小新

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是一部女频小说,作者有猫十一鬼斧神工般的创作手法,赋予这部小说源源不断的生命力,可读性极强!经典章节(第7章)内容推荐:盐多精贵就不提了,要知道猪油一般人家也...

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 章节介绍

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是一部女频小说,作者有猫十一鬼斧神工般的创作手法,赋予这部小说源源不断的生命力,可读性极强!经典章节(第7章)内容推荐:盐多精贵就不提了,要知道猪油一般人家也就是用布条蘸一点,把锅底擦一擦就算放油了,婆婆这一挖,挖得她心惊.........

《一品农门恶婆婆》 第7章 在线试读

盐多精贵就不提了,要知道猪油一般人家也就是用布条蘸一点,把锅底擦一擦就算放油了,婆婆这一挖,挖得她心惊肉跳......

杨大桃张了张嘴,想说都吃完了以后咋整,最后还是识相地闭紧了嘴。

更何况她这会儿满鼻子都是粥香菜香,口水直咽,也无暇去顾及以后不以后的了。

任芸刚说可以开饭了,众人就立马扔了手中的活计过来端饭碗,一个跑得比一个快。

金黄的粟米粥点缀着蛋花和菜叶,混合着猪油的特殊油脂香,喝上一口,浓稠爽滑,喷香无比。

再吃上一口菜,笋片脆嫩鲜爽,木耳柔软细嫩,杨大桃从不知道原来这两样食材放足了油盐竟会如此美味,鲜得她都舍不得咽下去。

任芸瞧着他们夹了一小筷子菜便不敢再夹了,便淡淡道:“菜尽管吃,我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。”

又接着道:“等吃完了饭,我有话要讲。”

林善举的手顿了顿,他心念转得快,结合今天的反常,不禁猜想,后娘这是不是准备回娘家不要他们了,才给准备了这顿“散伙饭”?

这样一想,手中的粥顿时不香了。这个女人虽然经常对他们非打即骂,但跟着她好歹还有口饭吃,要是真不要他们了,那他们该怎么活......

其他人却没想太多,都忙着狼吞虎咽,今天居然能吃这么香的米粥和菜,太满足了,天塌下来都阻止不了他们干饭!

吃完饭,任芸缓缓扫视着这一家人,一个个皮包骨,瘦得活像火柴人。

大火柴人,呃不是,大儿子林善言,今年十八岁,个头挺高,在古代很少见,估计得有一米八,性格老实憨厚。

儿媳杨大桃,今年才十七岁,木讷寡言,应该是有点社恐,也就家里人还能说上几句话,对外几乎不吭声,优点是力气好像比较大。

三儿子林善举,今年十三,是这几个人中唯一一个脑子比较机灵的。

四儿子林善止,八岁,林家兄弟长相都是上乘,而这小儿子是最出挑的那一个,可惜傻了,但好在听话。

另外还有一个二儿子林善行,十六岁,是个童生,在县城的学院里读书,一个月才能回来一两次。

既然以后要跟这家人长久生活在一起,任芸也不能总时时刻刻去模仿原身的人设,所以她想提前为自己的改变打个底。

“昨天吊在孙无赖家时,我有一阵子是晕死过去的,那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庄严的声音,说我命不该绝。”

“还说我心有怨气,只要能放下过往,好好过日子,日后必能富贵美满......”

反正古代人都比较迷信,什么事都推给神灵就对了。

听到后娘说出这话,兄弟几人面面相觑,却都没吱声。

任芸看了看他们的脸色,有诧异的,有疑惑的,还有迷茫的。

“你们也是知道,我是怎么嫁给你们爹的。”

任芸垂下眼眸,神色半分落寞,半分释然,她继续淡淡道:

“这些年日子过得太苦,我心里又怨又不甘,所以才把怨气撒在你们身上......”

“经过昨天那么一遭,我也是想开了,日子还是得往前看,没必要把自己和旁人折腾成这样。”

“对于以前的事,我向你们郑重道歉,是我心胸太过狭隘,对不住你们。你们怨我也好,恨我也罢,都是我该受的......”

任芸说着顿了顿,掐了一把大腿,顿时湿了眼眶。

她望向他们,眼神带上几分真诚和期冀,哽咽道:

“今后,我想带着你们一起好好过日子,你们,愿意继续跟着我么?”

话音刚落,只见林善言瞪大眼睛,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。

“愿意,娘,我们愿意跟你一起好好过日子!”

杨大桃也是红着眼点头,直抹眼泪,呜呜呜,婆婆要变好了。

林善举则是一脸错愕,然后缓缓垂下眼,因紧张而握紧的双拳却不觉松了松。

如果可以,谁不想好好过日子?没娘的孩子等于没有活路,只要后娘不像以前那样对他们非打即骂,哪怕吃不饱,只要家不散就好。

他低声道:“我也愿意。”

林善止左右瞧瞧,他不大听得懂,更不懂为何大哥大嫂要哭,只讷讷地跟着说道:“愿意。”

一家人的反应有点出乎任芸的意料,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演得太过了。

这也太好忽......呃不是,太懂事了吧。

任芸老怀欣慰地点头:“好,那我们以后一起努力,早日脱贫。”

至于致富,还是慢慢来吧,先定个小目标,解决一家子的温饱。

“还有,刚刚我说的梦见神仙的事不要外传,记得吗?”

任芸又叮嘱了一句,毕竟这事听起来就太玄乎,她可不想有人听到这话后跑来问自己神仙长啥样。她哪儿知道长啥样,爱长啥样长啥样。

众人齐齐乖巧点头。

“好,那今晚早些歇息,明早大桃跟我去镇上把人参卖了,买点粮食回来。”

次日,天尚未亮,杨大桃便按任芸的嘱咐把她早早地叫醒了。

简单洗漱后,二人就背着背篓去村口坐牛车。

他们所在的村子叫小福村,属于桐州府和光县的安阳镇辖内,村里只有一户人家有牛车,每天载人去镇上赶早集,晌午的时候回来。

村里每日去镇上的人不少,舍得坐牛车的不多,毕竟一来一回要两文钱呢。

任芸是不可能走着去的,到镇上得走一个时辰,就她这体重,走不到半路人估计就废了。

到了村口,牛车旁已经有几人等着了。

一个带着孩子的妇人瞧了瞧婆媳俩身上的大背篓,扯着嘴角讥笑道:“哟,这是手头宽裕了,今儿去镇上大采买呢!”

任芸认出这是林大狗家的媳妇,与老林家也是沾亲带故,属于村里爱搬弄口舌那一窝的。

她睨了对方一眼,冷笑道:“可不是前几日刚拿了一笔赔偿金么,怎么,回头我也去狗嫂子家里坐坐?”

大狗媳妇被那声“狗嫂子”气得够呛,这是别人背地里编排她的叫法,但又想到了这位后娘撒泼上吊的阵仗,她疯了才会让这婆娘上自家去“坐坐”,顿时闭了嘴,只当没听见。

赶牛车的老郑头见时候差不多了,便招呼大家上牛车,准备出发。

任芸付了两文钱,带着杨大桃爬上了板车。

她摸了摸藏铜钱的腰带,昨晚又花了三文给小果宝买奶喝,这下,就剩回来的两文钱路费了,是真没钱了。

刚坐下,便听旁边传来一声嗤笑:

“你这体重,都顶别人两倍了,不得多付一文钱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