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老哥小说网 > 小说库 > 等你在夜未央

更新时间:2024-03-08 14:32:10

等你在夜未央

等你在夜未央

来源:掌中云作者:佚名分类:现情主角:安宁闵航

已完结的现代言情题材小说《等你在夜未央》是“佚名”的倾心之作,书中主人公是安宁闵航,小说故事简述是:袁烨问彩芯:“你的戏完了?你们什么时候回去?我开了车来,一起?”彩芯看了看安宁,转头对袁烨说:“我们明早的车票,已经订好……展开

本书标签: 虐恋 官场职场 异能

热门章节预览:

已完结的现代言情题材小说《等你在夜未央》是“佚名”的倾心之作,书中主人公是安宁闵航,小说故事简述是:袁烨问彩芯:“你的戏完了?你们什么时候回去?我开了车来,一起?”彩芯看了看安宁,转头对袁烨说:“我们明早的车票,已经订好……...

娇娇要上小学了,韩新民工作又上了一个台阶,经常要加班,原想找个保姆,有人介绍了林玉梅,对韩新民说:“她漂亮,能干,死了老公,带个孩子,你有个家,回家有口热饭吃,你家娇娇还有人照顾。”

韩新民想想,答应了。两人都是二婚,韩新民还摆了酒,把林玉梅和她女儿范瑶瑶户口转了过来,安排到子弟小学插班读书。

没过多久,韩新民就发现范瑶瑶什么都抢他家娇娇的,林玉梅不仅不管,而且还纵着她家女儿。

韩娇娇是韩新民和爱妻蔓茵的爱情结晶,他没有护好妻子,不能再护不好女儿,不到半年时间,韩新民便后悔了,要和林玉梅离婚,林玉梅不愿,两个人整天拉扯个没停,没隔多久,韩新民就出了事。

闵航泪流满面,整个心都是疼的,姐姐聪明,不吭声地时候,问她,她总说想爸爸了,然后总是叮嘱枣儿:“枣儿,不管什么时候,我们要先活着,活下去,才有希望,这是我爸爸说的。”

闵航下定决心:“姐姐,你是不是找他们复仇?姐姐,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护佑我长大,以后,交给我,我来保护你,陪着你,不让你孤孤单单一个人了,姐姐,林玉梅由我来帮你收拾,你记得要早点来找我。”

闵航想了想,他去找袁烨要范瑶瑶的手机。

袁烨眼底有暗色:“你要你瑶瑶姐电话干嘛?”

闵航有点不好意思:“哥,我发现我有点喜欢瑶瑶姐,你帮我追瑶瑶姐,好不好?”

袁烨笑着打了闵航一下:“天下女孩子,多的是,你盯着你瑶瑶姐干嘛,听哥的,她不适合你。”

闵航好似很失望:“可是我就是觉得瑶瑶姐很好呢。”

送走闵航,袁烨给范瑶瑶打电话:“你在哪?”

瑶瑶下课,在宿舍,她很紧张:“我在宿舍。”

袁烨说:“你为什么招惹闵航,你是不是活腻了?”

范瑶瑶马上反驳:“我和闵航话都没有说过几句,我连他电话微信什么都没有,我怎么招惹他?”

袁烨难得好心情:“他找你,你别理他。”

闵航是谁?他直接找到了范瑶瑶的学校,在舞蹈室外面等着她。

闵航白色T恤打底,外面套个黑衬衫,黑色牛仔裤,白色波鞋,简单的衣服套在他身上,也给他穿出了一种出尘的帅,潇洒美少年,皎如玉树临风前,他皮肤白晳,丹凤眼,高鼻梁,薄唇,帅气中夹杂着冷清,冷清中又有些不羁,就那样靠在教室外走道的栏杆上。

放学出来的女孩子们眼睛都直了,闵航见惯了这种目光,他浑不在意,脸色都没有变一下。

看到走在后面的范瑶瑶,闵航脸上浮出了一个笑脸,朝她走去:“瑶瑶姐,我等你好久了。”

范瑶瑶吓坏了:“闵航,你来干什么?你找**什么?我没空,我下午还有事。”

范瑶瑶吓得落荒而逃,她怕啊,她要是敢理闵航,袁烨知道了,她又会脱层皮。

看着范瑶瑶逃命一样的的背影,闵航冷冷一笑。

安宁暑期找了份在商场里的连锁自选服装超市卖衣服的暑期工,时间长,早上十点到晚上十点,工作累,整理卖场,引导顾客,清理顾客换下来的衣服。

让自己忙起来,不瞎想,安宁觉得这工作很不错。

彩芯打电话给安宁:“安宁,你知道我看到谁了?范瑶瑶,是范瑶瑶哦,她把涂艳艳换掉了,还演了一个女四,戏份还很足。”

安宁问:“你呢?”

彩芯很容易满足:“我的角色也不错,演一个勾引男一的**,是个炮灰,总共戏份20多分钟就下线了,不过以前没有演过,要学很长时间。安宁,这里有好多明星哦,你想要谁的签名照,我帮你要。”

安宁笑:“等你成大明星了,你要给我签厚厚的一叠,出去换钱。”

彩芯笑:“好,到时候我在你的每件衣服上签上我的名。”

安宁孤独地行走在这人间,彩芯很忙,没有刚开始的兴奋,电话也很少来。

假期快结束的时候,安宁提前结束了工作,她和彩芯这段关系,总是彩芯找她,关心她,安宁想去看看彩芯。

安宁到了影视城,打电话给彩芯,彩芯很小声:“安宁,我在片场,等会要走戏。”

安宁在片场演员下班通道,等到晚上十二点,才看到彩芯红着眼出来,她眼睛红红的,仿佛受了很大的委屈,后面还有人,不怀好意地看着彩芯,那眼光很是猥琐。

安宁大声地叫:“彩芯。“

彩芯看到安宁,跑着向安宁奔来,抱着安宁大哭。

安宁伸出手,抱住了彩芯,轻轻地拍着她的背:“彩芯,不哭,我带了你最喜欢吃的糖炒栗子。”

彩芯话少了许多,两人出去吃饭,她都提不起劲,安宁叫她一声,她的眼泪就汪汪地流了出来,问她,她什么也不肯说。

有人叫彩芯,安宁抬头,是两个中年男人。

安宁看那两个男人:谢顶的前额,耷拉的眼袋,浑浊外凸的双眼,一副纵欲过度的男人模样,没一点精神气。

彩芯站了起来,挤出一个笑脸:“周制片,陈副导,您们好!”

两个男人很是轻佻:“彩芯,你今天表现不错,明天还要加油!”

彩芯身子在发抖,她紧拉住了安宁的手,安宁知道这两个不是好东西,看着彩芯如此,似乎想起了一点什么,眼里很快便冷了下来。

安宁是见过程哥杀人的,她脸一冷,浑身便升起了一股肃杀之气。

安宁突然展颜一笑:“彩芯,如果有人欺负你,你和我讲,我从小练了一样本事,我给你演示一下。”

安宁拿起桌上的一根筷子,随手一扔,那筷子稳稳扎在几米远收银台上,扎得很深。

安宁冷冷一笑:“我以前是拿刀片练的,一次可以发十刀,十米远,刀刀可杀人,谁敢欺负你,你和我说,来一个我杀一个,来两个我杀一双,如果谁敢逼你拍什么脱衣,对你动粗的东西,想把拍出的东西剪成**,姐姐我将他们一锅端了,一个不留,姐姐我要么不出手,出手绝不会给人留活口。我一个抵十条命,怎么也值。”

安宁抓起桌上的筷子一支一支扔了出去,八支像香一样齐齐整整立在收银台上。

安宁慢条斯理地拿起杯子喝起了茶,制片人和副导演的脸都白了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猜你喜欢

  1. 现代言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