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老哥小说网 > 小说库 > 我以死谢罪后,三界众生才开始爱我

更新时间:2024-03-04 07:22:07

我以死谢罪后,三界众生才开始爱我

我以死谢罪后,三界众生才开始爱我

来源:掌中云作者:斩妖分类:仙侠主角:迦蓝觉衡

《我以死谢罪后,三界众生才开始爱我》这本小说刚刚上线就备受读者的喜欢,本书主要讲述的是迦蓝觉衡之间的故事,小说的创作者是“斩妖”大大,故事主要讲述的是:他拿着弓神色鄙夷看着我们狼狈吐血的样子,笑得更加狂放。“这支箭可是受我魔界众生怨气而成,斩他易如反掌,今日是谁来救,都不……展开

本书标签: 虐恋 官场职场 异能

热门章节预览:

《我以死谢罪后,三界众生才开始爱我》这本小说刚刚上线就备受读者的喜欢,本书主要讲述的是迦蓝觉衡之间的故事,小说的创作者是“斩妖”大大,故事主要讲述的是:他拿着弓神色鄙夷看着我们狼狈吐血的样子,笑得更加狂放。“这支箭可是受我魔界众生怨气而成,斩他易如反掌,今日是谁来救,都不……...

第一章这条命,赏你了

迦蓝曾是三界之中最为矜贵骄傲的女战神。

也是觉衡朝思暮想暗恋上百年的女上神

只是一日她马失前蹄,致使山河破碎,师兄陨灭。

“迦蓝,剑下祭魂就差你了”魔尊馗润笑的诡异,拿着长剑就要砍去。

早早投了魔道的觉衡及时赶来求情。

“魔尊,念在你我曾同迦蓝为师姐弟的份上,放她一条生路吧。”

“真有意思啊。好,她这条命我赏你了。”

但奄奄一息的迦蓝还是倏地被钉上了八根除仙钉,落在了除仙阵里。

馗润狰狞大笑看向表情僵硬的觉衡:“可我还没说要废她那一身仙法,吸她修为啊,我亲爱的小—师—弟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魔军突袭妄关之时,天兵们措手不及,节节败退、尸骨成山,我用最后的天马驹送我那继母天后同我妹妹返回天都,而我选择留下和同为昆仑子弟的玉恒大师兄驻守妄关,誓要护住这个天界连接人间的边界城。

城破之时,大师兄被一根长箭直射胸口,他苦笑含泪望着我。

“师妹,终是我护不住你,此番连累你这个未打过败仗的天族长公主和我一起败了。”

我一边哭得哽咽一边为师兄施法护住心脉。

“这本是我天族儿女的宿命,和师兄无关。师兄莫睡,我定会送你回药王那疗伤。”

“师姐,你护不住大师兄也护不住妄关城了,别白费心力,真是遗憾“

我闻声望去竟是已别数百年被逐出师门的馗润,他身着黑金骑装,腰缠万蛇甲,玉面修罗的面庞杀气四溢,令人胆寒,早已丝毫见不到半分昆仑仙的半点仙气,此刻倒像是地狱来追魂索命的罗刹。

“你们仙道众人可曾想到城破之日,成为我魔军的手下败将?你们仙族封印了我们魔界于不周山下数百年,又可曾想过罪孽反噬的这一天?“

馗润又斜眼睥睨身后还在四处逃窜的天兵,挑眉大笑极尽嘲讽。

”那群四处逃窜的天兵怎么不来保护师姐、保护妄关城了?不过这都不打紧,毕竟你们今日要一同殉葬为我祭旗了”

他拿着弓神色鄙夷看着我们狼狈吐血的样子,笑得更加狂放。

“这支箭可是受我魔界众生怨气而成,斩他易如反掌,今日是谁来救,都不成活了。”

他懒洋洋的一个抬手,黑色的长箭化成了黑雾钻入玉恒的体内。玉恒师兄一口鲜血喷在我的战甲上,在我怀里再也无了反应。

此刻,我跪抱着他无论如何施法调动内力,怀里曾经温润如玉意气风发的少年天才都一动不动。我就看着他在我怀里这么慢慢消弭,耳边又传来不绝于耳的天兵求饶声,泪如泉涌,濒临崩溃。

“为何?为何!仙界何曾亏欠于你!你当今生灵涂炭不仅屠灭师门毁了昆仑,怒触不周山的昊天塔,破了魔界封印。如今还想要毁了三界众生吗!”

“你好意思质问我,迦蓝?天下谁都没资格质问我,尤其是你们。个个自诩清风高洁,胸怀苍生。可到头来手上沾的鲜血不比我少。你们先是灭了肜姨,又想来灭我,桩桩件件又可曾明了?”

他蹲下左手捏紧我的下巴,逼我仰视他已全黑的双目

“谁又能想到,这些年来,你们使的腌臜手段尽数用在我身上。杀不了我就只能日日压制我,向我体内灌输能压制我邪骨的浩寒之气,让我连灵兽都打不过,还让我月月遭受蚀骨之痛。这些伤我们该怎么清算呢,长公主殿下?”

他面目峥嵘凶神恶煞盯着我,好似要把我生吞活剥一般,眼里极尽嘲弄,仇恨是他的底色。

“你可知肜姨那日犯得可是何错?她意图盗取灯盏草被发现,按昆仑法规理应受罚。那日若她盗取成功,你又可知其他各族将会有灭顶之灾?错了就是错了,更何况当日可是大师兄主动求情为你分去半株,你今日却恩将仇报,原来是道亦非常,道不可道的农夫与蛇的故事..”我顾不上疼痛,大段申明,悲愤填膺。

“咚——”的一声,话还未说完的我,被馗润一脚踢出好远,硬生生甩到了城垒上,在断壁残垣的堡垒上留下了个大坑。五脏里此时似有血液翻滚,一个没忍住从腑脏里涌上喉咙,“噗——”的一下喷到了地上。

他御风飞来,恨恨的看着我:“你还不配提她,更不配替玉恒开脱。”

我把九黎剑放在身下,正欲趁他不注意朝他眉心刺去。馗润一个转身又反手,轻松地将我推倒,他居高临下拿着偷来的昆仑御魂剑指着我,邪笑不止,云锦靴用力踩着我的小腿。“咔”的一声,我清楚听到我腿骨被踩断的声音。

“师姐现如今还未明了吗?如今我便是道!神挡杀神,佛挡hafo罢了。如今一报还一报,你们昔日在我身上犯下的孽,我要一个一个的讨回来。师傅还有昆仑众多弟子都已经成了我的祭剑亡魂,师姐今日可是就差你一人了。”

他要动手之际,觉衡飞奔赶来。日光之下我只看得清他那棱角分明的轮廓,比起当年昆仑学艺的他,瘦了许多。

他身上白衣翩翩的东海银鳞甲现如今却全是血迹,头顶的白羽束发带随风飘动,看似飘逸实则并不比我少狼狈几分。

明明觉衡眼神阴翳冷峻,却还是立马跪下向馗润求情。说跪就跪的样子,只想让我发笑。

“魔君,念在你我曾同迦蓝为师姐弟的份上,放她一条生路吧。留着她不仅能掣肘天族,彰显我魔界威仪,更何况肜姨的死和她无关,本就是仲法风他们故意引you。”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最后一句话他说的尤为着重

馗润似有些心照不宣地看向他,很是爽快地一口答应。

“真有意思。好啊,师弟那她这条命我赏你了。”

精彩章节试读:

猜你喜欢

  1. 仙侠奇缘